首页 > 小学作文 > 五年级作 > 散文

五年级作五年级杂文作文:蓝瞳

admin 散文 2021-10-10 17:58:59 作文 蓝色 中学 小学 写作 习作 文学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    <媚烟篇>  
    上学的时候,我被安排坐在左边靠窗倒数第二排,旁边没有人。   小荷作文网 www.zww.cn
    前排亦是一个独坐的女生,精致的五官,单薄的眉眼,安静地不多言,存在感极淡。   小 荷 作文网 www.zww.cn
    教室里人不多,便显得很宽敞。也许是因为前排女生极淡的存在感,我们几乎是透明的,没有人注意到我们,只是时不时有人往我这里看一眼。后排那个成绩不错长得也蛮漂亮的女孩总是愁眉苦脸,而她的同桌也常常不来学校,靠窗的这一块地方的右边便空空荡荡的,如被人抛弃的荒地。  
    我嚼着口香糖,在下面看小说,发现小说里许多做梦般的不现实,突然觉得很好笑。  
    而前排的女生总是在本子上画些什么,我探头望去,看见一些黑色的圆眼,粉色的猫眼,蓝色的丹凤眼……很多好看的眼睛,最漂亮的总是标上了符号,然后被重新涂上深深浅浅的蓝色。教授下来检查功课,女生就把那些眼睛撕下来,揉成一团一团的丢下窗。  
    一直觉得自己最适合妖娆,不喜欢穿死板的制服,就把它的边缘剪下来,露出线头,划出一阵破败的美感。现在却突然觉得前排的女生比自己更适合妖娆,我想象她穿上自由的蓝色,蓦地笑得繁花似锦。  
    不由轻轻叹息,看着她素净的脸庞,她好像是这个班唯一不化妆打扮的女生。  
    那天放学路过前排女生的座位,我故意停了一下,撞歪她的桌子又离开。  
    她抬头望向我,略显淡漠的脸上牵出一丝微笑,从嘴角淡淡延伸出一丝柔软而妩媚的弧度,有事吗?  
    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?我眨眨眼睛,脚碰碰她的腿,移向窗外不远处的一块草坪,喏,那里。  
   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,好。说完,扯起书包绕过我走了出去。  
    媚烟,我的名字。不看她,我的眼睛注视着远处的超市。  
    她却默不作声,我只好转过头问她,你呢?却微微怔住了。  
    轻轻笑着,她眼里有种不可蔑视的骄傲,我叫陌路。  
    这样耀眼的她,完全不同往日,仿佛名字是一个荣誉。  
    陌路,这个名字很合适你呢。反应过来,我吐出一句话。  
    她的表情却柔和了起来,对呀,很合适呢~  
    然后,我们默契地相视而笑。  
    陌路总是穿着那身死板的洁白制服,用两条玄黑的皮筋牢牢地扎起一束马尾,脚蹬一双银白色运动鞋,只是制服常常会到处染上淡淡的蓝色痕迹,使我想起她本子上一块块深深浅浅的蓝色。  
    我们天天都在一起,一起迟到,一起早退,但陌路的成绩从来不见退步,成绩单上一如既往的第一名,却从不见她有什么用功。  
    几乎全校人都知道陌路,她像一个完美绽在每个人的心里,却孤独得让人心痛。  
    有时候陌路会笑着打趣我,果真不愧是我们系里的一朵花,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女子呢!  
    这时我就拍拍她的头,假装幽怨地看着她,怎么样?陌路大美人是不是想把我从系花的“宝座”上拉下来?  
    却不见她脸红,只是收起笑容,淡淡地说,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?  
    发现不妥,我望进她的眼睛,里面有一抹伤感,我说,陌路,告诉我,那个故事。  
    本以为她会拒绝或沉默,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清风云淡的笑声,好呀。  
    我愣了一下,便听到耳边响起她语调缓慢的诉说,声音冷清神秘,仿佛在将别人的故事,与自己无关,无数次想象过她唠唠叨叨的样子,却不知道仍是那么淡然。  
    在她的故事里,我看到了刻骨的悲伤,她缩在我的怀里,仰望着天空,柔软得像只猫儿,一派澄澈的眼眸里映出一片连绵不断的忧郁蓝色。  
    我呼出一口气,帮陌路整理好头发,从她的诉说里,我知道她母亲叫蓝雪,长得跟她很像,拥有让所有人赞叹的樱唇与高窄鼻梁,与,她没有继承的蓝色眼睛。但她父亲恨母亲,是母亲拆散了父亲甜美的初恋。她母亲死后,她被赶出家,用自己的积蓄租了一间房子,凭着优异的成绩拿到大笔的奖学金,足够她生活上的一切开支,而四年的学费,她父亲早就帮她付好了。三个月后,她父亲跳楼的消息传过来,每个人都嘲笑她,她甚至没能参加父亲的葬礼……  
    之后,我无数次对陌路说,陌路,你要努力呀,一定要克服悲伤!  
    指尖无意划过,开出薄凉的花朵,嘲弄的脸庞铺天盖地。  
    这种感觉,没有人希望体会,陌路是不幸的孩子,少有的坚强。  
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认识了流阳和宛如,尤记得宛如就是那个坐在我身后的女孩子,在一天下课里飞快地跑到我和陌路前面,叽叽喳喳地说着她新同桌流阳的帅气,年轻的脸上没有一丝忧虑。我和陌路愕然,我们和她根本不熟。  
    还是陌路心细,她在我耳边悄悄说,这个女孩子早就注意到了你,好像很想和你交朋友,但一直没有机会。  
    我恍然,却苦笑了起来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罗嗦的人。  
    没想到,女孩子的新同桌悄悄来到了女孩子身后,恰好听到了女孩子对他的赞美。  
    咳,咳!女孩子的同桌故意咳了几下。听到咳声,女孩子转过身,看见自己的同桌,立刻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是被他听见了,小脸马上爆红,失措地卷着衣角说不出话来。  
    我叫陌路。这位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陌路轻轻柔柔的声音把女孩子解救出窘境,女孩子感激地看了她一眼,有些羞涩地介绍起来,我叫宛如,宛然一笑的宛,如花似玉的如,你们可以叫我如儿。  
    我笑笑,宛然一笑便如花似玉,很好的名字呢。我说,望向陌路,只看见她淡淡的表情,又恢复了那个存在感极淡的样子,她这样,真的很少人会发现她独特的清秀动人,不过,如果人人都发现了,诶……自己恐怕真的要做不成系花了。  
    我叫流阳,流星的流,阳光的阳。宛如的同桌大方地自我介绍,果然很帅气,而且人如其名,暖暖阳光般。我发现他时不时瞄向陌路,笑着,他是喜欢陌路的吧。  
   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偷窥,陌路稍稍抬了一下眼,没发现什么,便又垂下去,但才安静了一会儿,就闻流阳笑声朗朗,陌路,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流阳。  
    陌路扬起脸,目光直直地射进流阳眼里,半晌,露出温柔的笑意,我也很高兴认识你。  
    陌路也发现了呀,流阳清澈明亮的眼看天时,有种干净活泼的蓝色,与她的眼极为相似。我忍不住笑,却也有些羡,这次,真的只剩下自己了呀~  
    宛如,我们四处走走吧。我对宛如说,留下了流阳和陌路,去看见宛如正在低喃,啊,上帝呀!又丢失了一个帅哥。算了算了,就当送给陌路的见面礼吧!  
    我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里忍不住愉悦起来,这个朋友,好像也不错呢!  
    <陌路篇>  
    真是个很美的女子。这是我看到媚烟的第一个印象。  
    她坐在我的后面,我们是同样孤独的,相似,亦是不同。  
    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?我听到她这么说。腿上有轻微的触感,我低头,看见一双黑底白边的ALL STAR帆布鞋,是我以前穿的鞋子的牌子。  
    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从此,形影不离,恍若双生婴儿。  
    喜欢和媚烟两个人在树下背靠背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,随时转换话题,居然也谈得投机。长长的发丝在身后暧昧地纠缠,随着她看向我越来越疑惑的眼神,我想,是否该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她了。  
    于是,很快,媚烟便知道了那个故事,或者说,悲剧。  
    诉说故事的时候,我缩在媚烟的怀里,她的怀抱很温暖,我感觉到她的不忍,心微微动了一下。  
    媚烟很喜欢逛古玩市场,买许多花花绿绿的小饰物,戴在身上,我看着她苍白的脖颈和手,脚上带着零琐,忽然脱口而出,媚烟,这些东西配不上你!  
    她吃惊地看着我,我有些惊慌失措,很久才说,你跟我来,我推荐一样东西给你。  
    嗯。媚烟任我拉着,低低地应了一声。  
    我盲目地走着,穿过人流涌动的古玩市场,终于找到一个冷淡的地摊,上面凌乱地堆了许多精致的小饰物。  
    我随意捡起一个蝴蝶发簪递给媚烟,这个怎样?  
    她似乎很喜欢它,纤细的手指滑过蝴蝶上的纹路,我才发现这个蝴蝶发簪很美,上面冰凉的白色微微闪着光,我试探般地碰了碰,一股寒气侵入,质量似乎很好。  
    多少钱?我和媚烟同时问出一句话,只听她巧笑嫣然,陌路,这个发簪比较适合你。说完,放下我的头发用簪子细细绾起,说一声,好了。  
    我看媚烟付了钱,走在前面,连忙又从饰品堆里拎出一串链子和两串镯子,付钱跟了上去,把它们递给媚烟。  
    她打量着三串饰品,突然问我,陌路,它们叫什么名字?  
    因为上面的雨滴形琉璃和箭形水晶,所以这串项链叫箭雨。我指着其中一串构造复杂的链子说。  
    你怎么知道?她问我。  
    因为呀……这是秘密!我少有地和媚烟嬉闹了起来,却忘了介绍镯子,她也没有再问我,她似乎很喜欢它们,但对名字不感兴趣。  
    也曾经去过媚烟的家,她一个人独居,房间大而整洁。衣柜里有许多烟灰色的短裙,粗糙的触感,每一条都不一样,繁琐而复杂,穿上也很麻烦,媚烟却不管,直接往腰上一套,美得凌乱。  
    媚烟真的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子,从不素面朝天,修过的柳叶眉,整齐而浓密的睫羽,细长的眼线,烟灰色的上下眼影,淡淡的,很均匀。晶莹明媚的粉色润唇膏,淡黄的粉盖住了她脸上的苍白,如此美丽妖娆的让人心动,但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孩子般的纯真。  
    一直喜欢看媚烟弹吉他,疯狂的,寂寞的,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,我害怕起来,紧紧抱住她,媚烟,要永远永远陪着我。  
    呵呵~媚烟笑得乱没形象,我当然会陪着你。她说。  
    大概是过了很久,认识了宛如,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,单纯没心机。还有流阳,那个在别人眼里斯文俊朗的男孩子,我却觉得他长得像女孩子般清清秀秀的,或许,我把这句话告诉宛如,她会气得疯掉。  
    其实,心里还是有些喜欢流阳的,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一双相似的眼瞳,纯净得令人惊讶。媚烟应该是感觉到了,拉着宛如默默离开。我突然有些心痛,心知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还是媚烟,罢了,再聚的时候才告诉她吧!也许,我们回到这个年龄该有的心情,会更快乐,就像宛如。  
    [完]
 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uowenge.cn/wnjzw/300873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作文哥

https://www.zuowenge.cn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作文哥作文哥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