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学作文 > 六年级作 > 叙事

六年级作六年级抒情作文:父爱无形

admin 叙事 2021-11-07 23:09:17 作文 家庭 父母 中学 小学 写作 习作 文学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            父爱无形  
  小荷作文网 www.zww.cn
  那天天气不太好,凌晨便下起雨来。我赶到省立医院时,姐和爸妈早已到了。姐说父亲刚拍了片,这会儿正在等结果呢。   小 荷 作文网 www.zww.cn
  半个小时后,结果出来了。当大夫拿着报告单向我们走来时,突然一道闪电从窗外射进来,接着是一声沉闷的雷声,我意识到这不是个好的征兆。  
  果然,化验结果是肺癌!  
  不知为什么,面对这突来的不幸,我心里竟非常平静。望着晕倒的母亲和惨然变色的姐姐,我心头竟泛起一股快意。  
  大夫走到我面前,让我在手术单上签字。我指着一旁悲痛欲绝的姐姐说:“您找她吧,我可做不了主。姐姐抹一把泪水,双手紧握住大夫的手,恳求道,大夫,请您无论如何也要治好我爸爸,他这一生太不容易了,我们不能没有他啊。”  
  大夫用手拍了一下姐姐的肩膀,说:“您放心,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职,我们一定会尽力的。”  
  下午,父亲便上了手术台。手术的时间很长,母亲因为体弱多病,留在旅馆。我和姐姐在手术外侯着。姐姐不时地从门缝中向内观看,还双手合十祈祷着什么。我瞑着眼斜坐在走廊的连椅上,许多刻骨的往事渐渐浮上心头。  
  那时,我们一家还在东北,姐姐刚升了初中,但我知道她平时学习很笨的,怎么能考上初中?村子里有一位优秀的老教师,他非常喜欢我的聪明伶俐,一天,我去他家里玩,他摸着我的头说,您姐姐要是有您一半的聪明就好了。我平常也看不起姐姐,我总觉得她笨头笨脑的,从不和她玩。我说,但人家却考上了初中。老教师眼睛一眨,问我,您也以为姐姐是考上的?我说难道不是吗?脑子一转,很快又说,我也奇怪呢,她是不是走了后门?老教师赞许地看着我说,您猜对了,您姐姐的成绩差了40多分,是您爸托我找校长说的,那个中学的校长是我的老同学,很给我面子啊。我一听就更看不起姐姐了。  
  晚上,我和姐姐一起在灯下做作业,姐姐突然被一道题难住了,她抓耳挠腮半天也没想出来,我忍不住讽刺她,我说,呸,一点脸也不要,自己没本事上什么初中,怎么不留级啊。姐姐红着脸说,是咱爸让我念的。我说,爸让您念您就去啊,您不觉得丢人吗?这次中考考了多少,是不是倒数第一?姐姐急得泪都掉下来了,她辩解地说,是第57名。我说您班有多少个学生啊?姐姐说57。我哈哈讥笑,那您不是倒数第一是多少?姐姐羞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突然眼球翻白,从椅子上栽倒地上。爸和妈妈从外面听到了,忙跑进来,妈妈使劲地掐着姐姐的掌中,爸爸忙跑出去喊村里的大夫。大夫来了后,给姐姐打了一针,姐姐才渐渐缓了过来。  
  那夜,父亲打了我。至今,我的屁股上还留着他的掌印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发这么大的火,而他从来就没有打过姐姐,甚至连一句大声的训斥也没有,他每次下班后,总是要把姐姐揽在怀里,关切地问候几句。我想起平常他和妈妈对姐姐的疼护,再想想自己,似乎连姐姐十分之一的关爱也没得到,从小我就是穿着姐姐的旧衣服长大的。从那时起,我便对父亲有了一股怨恨,我觉得他太偏心了,我一直弄不明白,他为什么对我和姐姐不一样?  
  后来,大约是我念初中的时候,我偶尔从父母的对话中偷听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。本来像我这么大的孩子,是要读书的,但因母亲染病在身,常年需要吃药,所以父亲就断了我的求学路。那天,我和姐姐从街上回来,刚进家门,就听到父亲大声说,干脆不让二丫念了,叫她在家帮您干点活。母亲叹声说,咱们虽只有一个亲骨肉,但不能太偏向哪个啊,一定要让她们像亲姐妹一样。  
  我心里反复琢磨母亲的话意,突然明白了,原来我们不是亲姐妹,原来我……我不是亲生的,怪不得他们对我和姐姐一直不一样。一时,委屈、悲愤、孤独万般滋味涌上心头。我扭头向外跑去,沿着大街一路狂奔,当时,我什么也不想了,只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是多余的,没人疼爱,没人照顾,我的亲生父母到底在哪里。姐姐随后追了上来,她一直追到村外,才追上了我。她一把抱着我的头说,好妹妹,以后我会当您是亲妹妹看待的。  
  初中毕业,我们一家迁回了山东老家。我主动放弃了学业,一半原因是母亲需要照顾,一半原因是家里经济条件有限,难以供应两个高中生。我看懂了父母眼神中的语言,我不想让他们为难,心知他们迟早也要提到这件事,我何不顺着他们的心思?可笑的是姐姐并不是他么眼中的”凤”,她辜负了爸妈的殷切期望,并没有“飞”起来。父母见姐姐仕途无成,便开始东奔西走给她找工作,找完工作又找婆家。后来便给他找了个小木匠嫁了,做了只会“下蛋”的“母鸡”。可是我,我只比姐姐小几岁啊,难道我就不需要工作?不需要嫁人?……  
  “吱呀”一声,手术室的门开了。姐姐那一声期待已久的“啊”然大叫,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,我只觉得胸前冰凉,低头一看,衣襟全湿了。我抹一把眼颊,但我不是为父亲哭的,那是我想及自己身世的酸楚泪水。  
  医生说手术正常。医生的话很让姐姐宽慰,我却或多或少有些失望,难道我在诅咒父亲吗?我不敢承认,但也不想否定。  
  从此,父亲便与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为了让父亲活下去,家里将积攒了多年的积蓄拱手送给院方。以后的日子简直有些单调而无味,放疗——化疗;放疗——化疗!  
  姐姐却整天忙得不可开交,不是求医问药,就是为筹钱奔波。几个月下来人黑了两色,瘦了两圈。有一次,我说,姐,我几乎认不出您来了,您要是再罩上一条毛巾,一准和乡下佬差不多。是么?姐姐愕然,有这么夸张吗?说着到镜子前一照,轻啊了一声,说,还真是的,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。  
  父亲的样子比姐姐还滑稽,颧骨高高的,头发因化疗早已掉光了,若不是眼珠子还在转悠,活像一颗骷髅。一看到他的样子,我就忍不住想笑。我一想笑,姐姐就挡在我前面。我哼了声,心想,我就是要笑给他看的,您挡着干啥,怕他难受吗?  
  的确,父亲受的罪够大的,想必化疗放疗的滋味不好受,手术时,在走廊里都能听到他痛苦的呻吟。且化疗后的一两天内,受药物的刺激,常伴有剧烈的恶心与呕吐。每看到父亲捂紧肚子卧在床上的样子,我就莫名有一种兴奋。但我还是不敢太放肆了,于是把目光挪开,去欣赏窗外草坪上的红花绿草。  
  父亲在住院期间,基本上是姐姐照顾的,姐姐忙里忙外,好像从不知什么叫疲倦。晚上,我朦胧醒来,常看到她静静地坐在床前,有时还握着父亲的手,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上。我几乎要被她父女之间的真情感动了,也越发不能忍受被冷落的滋味。初秋的风从窗口悄然掠进,姐姐给熟睡的父亲掖了下被角。我缩在角落里,下意识地抱紧双夹。  
  姐姐跑前跑后的,虽没感动我,却让与父亲同病房的一位“难友”大发感慨:多好的闺女啊!父亲这位“难友”早进来几天,他只有一个远房的侄子照顾,且那家伙又不勤快,就无怪他羡慕父亲了。  
  半年之后,父亲的病稳定了下来,于是出了院。我在老家呆了几天,见父亲已能照顾自己,便托故回到乐陵。姐姐仍不放心,就留在老家平原。  
  因为给父亲看病,姐姐荡尽了所有家财,甚至还“牵”了一屁股债。那天,还下着雨吧,我正在家里看电视,门一开,姐姐冲了进来。她满头湿发披散着,像一个女鬼,把我给吓了一跳。她说,爸爸又厉害了,刚去了医院,医生说还得化疗,还要花几千块。我冷漠地说,是么,那就花吧。姐姐一脸愁相说,您看,姐手头上哪还有钱啊。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来意,语气变得冰冷,好了,您不用说了,我这也不是银行,我的条件您又不是不知道,刚买了房子,您总不能让我去卖房吧。姐姐叹了声,再没说什么,扭头便走了。后来,听说她连夜冒雨窜了几千块,至于她在谁家借的,我也懒得去问。  
  父亲生病期间,我简直像个外人,已习惯于冷冷地看着姐姐为父亲熬汤喂药,甚至解大小便。父亲病重后期,大小便已失禁,有一次大便在床上了。闻到异味,我直感一阵呕吐,厌恶地走了出去。姐姐却忙上前拖起父亲的身子,仔细地拭净他身上的污物,又迅速地换了床单、被子,忙到最后,直弄得手上、胳膊上污了一片,额头全是汗。  
  父亲毕竟被癌魔缠上了,任他怎么挣扎或说抗争,终于还是无济于事;任姐姐怎么求神拜佛,老天爷还是“没睁眼”,病后不到两年,他向生存了62载的世界留恋地看了最后一眼,便缓缓闭上了眼睛。他在生命弥留之际,把我和姐姐的事说了出来。  
  那天,已经半月不发一言、不进粒米的父亲,突然开了口。他向我招招手,说您过来。我虽然心中对他充满了怨恨,但看到他被癌魔折磨的不成人形,也怪可怜他的,于是顺从地走过去,尽量放柔声音说,爸,您觉得好些了吗?父亲吃力地伸出他那只瘦的皮包骨的手,紧紧地攥住我,我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情异常激动。他慈祥地望着我。我从未见过那种温和的眼神,只觉心头一热。父亲吁了一下,说,孩子,我一直瞒着您一件事,其实……您和大丫不是亲姐妹……   
  我默默地低下头,父亲的坦城虽然迟了些,但对于一个生命随时都可能结束的老人,我在内心里原谅了他。我说爸,我早就知道了。父亲啊了一声,显然出乎意料。他接着说,那是30年前,我下班的时候,听到路旁有婴儿的啼哭声,忙奔了过去,发现那个婴儿脸蛋冻的发紫,被遗弃在铁路上,她浑身已经冰凉……   
  我把她抱回家中,您妈妈喂了她一些奶粉,她才渐渐安顿下来,当时,我和您妈妈虽然不住地埋怨她的亲生父母心肠狠,但看到她长的挺喜人的,也非常开心。谁知到半夜时,她突然发起烧了,我和您妈妈急坏了,我用自行车驮着您妈妈,您妈妈把她裹在自己的怀里,忙去了医院。医生说,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,让我们做好思想准备,如果不尽早进行治疗,这孩子恐怕活不了三个月。后来,我曾想把孩子再次扔掉,因为那时家里的经济情况也不好,就靠我一个人的工资。但您妈妈看着孩子可怜,狠不下这个心来,她说终归是一个小生命呵。   
  最后,我和您妈妈决定,无论受多大的苦,也要把孩子的命保下来。孩子整整住了一年的院,为了拉扯她,我和您妈妈三年没有吃上一块肉,很多时候只是啃点凉干粮,连咸菜也没有。您妈妈为了攒足孩子的住院费用,每天步行跑到十几里外的纺织厂干临时工,有一次我发现,您妈妈的脚心带着血痕,我拿起她的鞋一看,原来她的鞋子早已磨破了底。  
  孩子长到三、四岁时,基本才停了药,病情也稳定了,但医生说孩子的心脏弱,不能打击,所以直到现在,我和您妈妈也不敢把她的身世说出来,怕她心里承受不了……  
  我听着听着,忍不住落下了眼泪,我默默地说,爸,我知道,我小时候害你们吃了许多苦,长大后我不会再拖累你们,我也知道,您对我的养育之恩,我一直还没有报答。  
  父亲黯然地摇摇头,说您猜错了。他把姐姐拉到自己身边,伸手抚摩着她的头发,轻轻地说,您若不是爸爸,也长不这么大了,这些年来,我从未骂过您一句,打过您一巴掌,您本是个苦命的孩子,我怎忍让您脆弱的心灵再受到什么伤害?我死之后,你们姐俩一定要像亲姐妹一样互相照顾……  
  我愕然道,您……您说什么?姐姐她……   
  父亲叹了一声,说,那个婴儿就是您姐姐啊。姐姐也愣了,她呆了半晌,突然哇地一声扑在爸爸身上,叫道,不,您是我的亲爸爸啊。我觉得脑袋嗡地一下全是空白,一刹间思想、理智、灵魂、意识全然离壳而去,天哪!这些年来,我浑浑噩噩倒底做了些什么?我猛地抱住父亲,号啕大哭:爸爸,您不能死啊,我不会让您死的。   
  父亲极力地将身子向床头靠靠,对我说,从小爸爸对您关爱不够, 您……您怪爸爸吗?  
  我眼里噙着泪珠,使劲地摇头。  
  父亲宽慰地笑了,他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头顶。我觉得从他的手上有一股暖暖的热流涌到心中,弥漫开来,渐渐地充满了我的身心,又浸出了眼眶,缓缓淌至唇边。我紧握着父亲的手,把它贴在自己的脸上,哽咽着什么也说不出。  
  然而,我再也无法疼爱我的父亲了——就在我知道了我和姐姐的身世之谜后不久,他永远离我们而去了。   
  埋葬了父亲,亲友们陆续离开了墓地。我执意地留了下来。我想再静静地陪父亲一会儿,默默地看着父亲睡熟了,安歇了,再回去。旷野寂寂,杨柳依旧,父亲安在?我跪在坟前,默默地望着那一丘黄土,心中充满了悔恨和悲伤。父亲啊父亲,我知道,您一直对我隐藏着自己的父爱,这些年来,虽然您很少关心过我,呵护过我,但我相信,您一定是爱我的。可我……我诅咒过您,怨恨过您,在您最需要女儿照顾的时候,冷漠过您,背弃过您,您原谅我吧……   
  微风拂过,我仿佛看到父亲微笑着站在面前,缓缓地抚摩着我的秀发,他虽然不说话,但我却读懂了他那慈爱的眼神。在父亲的目光里我读懂了一种博大的亲情,那是一种江海般宽大胸怀,一种升华的父爱!我缓缓起身向远处望去,我忽然觉得父亲还没有死,这里埋葬的只是他的躯体,而他的灵魂却仍然活在我心中。我相信他那双慈爱的眼睛,仍将关注着我的生活,直至我的一生。  
 
 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uowenge.cn/lnjzw/420718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作文哥

https://www.zuowenge.cn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作文哥作文哥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