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初中作文 > 初一作文 > 小说

花_2000字

admin 小说 2021-06-01 11:14:22 初一 小说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1.顾

我记得她手里拿着一束鲜艳的玫瑰,就像她眼睛里的光。她对着停着的车使劲挥手,车却停了下来,仿佛看不见她,轻轻走过。

她鼓起腮帮子,来回走着,一路上抱着花,踢着小石子,嘶嘶& mdash& mdash汽车低沉的嗡嗡声。她抬起头沉思着:我们到了。她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上台阶,抖得好像要摔倒似的。她踮起脚去按门铃,但她够不着,所以她跺了跺地板。蹬蹬蹬,她跑到窗前,使劲探出头来。她半步走进窗户,尽全力爬进去保护花朵。

她的目标是一个生病的年轻女人躺在沙发上,翻阅一本旧的斑驳的相册。当然,相册里的主角是顾和她。顾对坐在沙发上捧着玫瑰花的似乎相当熟悉。期待少妇:& ldquo慧,你真的没搬出去。& rdquo沉默了半会儿,她接着说:& ldquo这不是中秋节吗?我给你带了礼物!& rdquo顾十暖起身,拔腿跑到床边,在慧的眼前晃了晃那束花。而少妇则盯着相册,眼睛动不了。顾突然看到相册上那个男人的眼泪。

顾十暖愣住了,她想抱抱她,却愣了一下。年轻女子问道:& ldquo你看不见我,是吗?& rdquo她呼出一点来缓解情绪,但眼泪止不住了。她扬起眉毛,眯起眼睛,笑得越灿烂越好。& ldquo我真的不存在,但慧姑石闻会永远爱你。& rdquo刹那间,地上只剩下一朵玫瑰。

2.顾

她捧着那束略带卷曲的黄色蕾丝的玫瑰,鞋子和袜子都湿了。她干脆脱下鞋袜,在路边浅浅的洼地里涉水,一边等着火车的到来。

当她周围的人群开始汹涌时,她抬起头,把水滴扔在头上。当她穿过人群时,她还不忘前后看看周围。她在火车上小跑。

火车门打开后,她率先下去,不忘保护怀里的玫瑰花。她在人群中很矮,已经是午夜了。她看着那些拖着沉重的行李回家的人。她揉着膝盖,一路哼着小曲走到他的住处门口。轻轻一敲,他就被推开了。顾透过昏暗的灯光探出头来。顾看见他颓废的坐在地上,烟头和酒瓶子散落了一地。她立刻钻进屋子,跑到他面前的男人面前,迅速把玫瑰花抱在怀里向他炫耀:&其他;脏,你觉得花花好看吗?为什么不带去陪葬的青青?她一定会回来的!& rdquo她兴奋地用手做手势。蹲在他身边,抱着他的脸颊,看着他,&其他;肮脏。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我就听你的,为了花,别生气好吗?& rdquo& ldquo肮脏。我想你。& rdquo只看到他细长的手指上有半根燃着红光的烟。她试图从他手里接过香烟,但那只手从他身边经过。& ldquo连碰都碰不到?& rdquo小孩子的声音像软糯的红豆糊。她看着自己的手,颤抖着,流着眼泪。& ldquo我真的长不大了吧?& rdquo她的影子渐渐消失后,剩下的只有那朵边缘发黄,几乎卷曲的玫瑰。

3.顾

阳光透过商店的玻璃照射进来。她皱起眉头,睁开眼睛,因为阳光刺眼。她喝了一口气,然后用手擦了擦杯子,躺在地上往外看。冬天的雪越积越多,她在外面盯了快一天了。夜色越来越浓。她把地上的玫瑰抱在怀里,站起来跺着脚,希望变得更暖和。

她对着玻璃吹气,用白雾在玻璃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一名黑发女子停在窗外,显然是一名高级白领。& ldquo该死。& rdquo她看着窗户上的字。也就是顾。

顾十暖停止了写作,循着视线瞅向那个女人。微微惊讶的问道:& ldquo尘尘?& rdquo突然意识到别人听不见自己说什么,看不见自己,她停顿了一下,继续写。尘尘?你和你妻子好吗?

突然。当女人开始离开的时候,顾冲出了商店,朝女人跑去。店主想知道门是怎么开的。

& ldquo灰尘,灰尘,灰尘& rdquo她喘着粗气,追逐着,喊着。刚想扑向少妇,却穿过她摔倒在地。顾十温暖的揉了揉膝盖,又跑了过来,手里拿着花像女人的手臂,而女人只是停下了脚步。呼气。

她歪着头,想摸摸卢的脸时看着。他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。& ldquo尘应该高兴才对。& rdquo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好像注意到了什么,她想睁开眼睛看清楚。我只看到地上一朵几乎枯萎的玫瑰。

4.顾

广东这边冬天像夏天,感觉不到第一次寒冷。南方可能是这样,所以没有雪。就像有人说:从夏天到冬天没有秋天的感觉,寒冷空带来气温骤降。她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,光着脚,在路边等着。

就像夏天一样。太热了。顾心中十暖沉思。她跑到树上去避暑。树叶浓密闪亮,让人睁不开眼,花影尽头的风吹过夏天的手指。她看了看树下,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人。顾石闻探查了一下旁边的男人。哦,他在画画。顾石闻坐在那个男人旁边,看着他画一个女孩。不得不说这个人画的很好。这样想着,她看到那人画完之后写下了自己的圈名。顾十温暖的心颤了一下。小声喊道:& ldquo兄弟?& rdquo突然意识到别人看不见自己。她苦笑了一下。为什么是你?& rdquo& ldquo你还好吗?& rdquo& ldquo是你喜欢的女生吗?& rdquo& ldquo你不是说以后要出门,就把我放在行李箱里拖着走吗?& rdquo她说了很多话。那人没有回答。顾知道,她听不到葛哥的话,她的哥哥又凶了。

她把下层花丛中几近枯萎焦干的花拣出来,挑了一朵尚可的放在地上。& ldquo哥哥,好好和你心爱的姑娘在一起。& rdquo风轻轻地吹着,男人眯起了眼睛。打开一看,地上有一朵深红色的玫瑰。& ldquo红酥手,黄藤酒,春宫墙城中柳;东风恶,心情很淡,心情很忧郁,离婚几年,错,错,错& hellip& hellip& rdquo正如一首诗喃喃道,我意识到第二天天气变冷了。

5.顾

她蜷缩在没有家具的老房子里。她手里拿着旧的纽扣机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。我不知道她是否还在使用五年前的电话号码。她煞费苦心地想了想李俶的电话号码,不确定地按了下去。

嘟嘟& mdash& mdash在缓慢而漫长的电话铃声中,电话接通了。& ldquo您好& rdquo电话那头传来了那个曾经不成熟,现在已经成熟的女孩的声音。她没办法。大量的记忆开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她紧紧地握着手机,开始抽泣。电话那头的楚力虎听到了这个略显熟悉的声音。我尽力想了想,觉得不确定:& ldquo慕辰?& rdquo顾士暖的啜泣声越来越大,他啜泣得回应说:& ldquo命运就是我。& rdquo

& ldquo你去哪儿了?大家不是都说你死了吗?& rdquo李俶-洪连忙问道,生怕她像五年前那样挂断电话。顾世宽用一只手捂住嘴憋着哭&其他;我在家。我没事。不用担心。& rdquo楚力宏松了一口气。至少她这次没挂电话吧?& ldquo你现在怎么样了?你的家人对你怎么样?& rdquo顾又忍不住哭了,眼泪止不住。像断了的珠子,一直往下掉。& ldquo命运,我在这里。& rdquo楚力宏只想说下去。却被顾打断了&别的;命运我爱你。如果有,我会陪你一辈子。你现在想看看你桌子上有什么吗?& rdquo顾氏温暖的声音越来越小,以至于后来就消失了。楚力宏握紧手机,看着桌子,桌子上有几朵零碎的玫瑰。她对着电话说:& ldquo慕辰,我也爱你。& rdquo顾石闻最后的花都留给了李俶。

第一天:鲁灿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uowenge.cn/cyzw/60815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作文哥

https://www.zuowenge.cn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作文哥作文哥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